西美澎 (WEST BARAY

由Suryavarman I所建造之人工湖
東美蓬(East Baray)已經完成乾涸,而這吳哥時期挖掘的人工湖西美蓬(West Baray)
,提供附近灌溉用水,並這功能持續至今 。

◆這個人工湖湖面廣闊,成為當地居民避暑最佳去處。


台灣的我,對於當地柬人自然不矯飾地在湖裡暢泳嬉戲,心裡多了份讚賞。撇開後天的教養,天氣熱了戲水消暑,如同口渴喝水般,下意識地滿足生理需求,不就是最原始的動物本能嗎?


阿嬤與可愛小孩(三點全... 未成年不宜觀賞喔!)。 


◆旁邊有休憩吊床出租, 應該只有當地人才會光臨。


戲水全身溼透,沒帶換洗衣物也沒關係,旁邊有腦筋動得快的小販,有需求就會有供給!還真有人去跟他買呢!真是令人不敢相信。註:就是在這旁邊吹著晚風、欣賞夕陽時,N親眼目擊當地人情侶,像吃可樂果一樣地啃〝小強〞(William不是你啦!),聽見脆脆的喀喀聲響、在心中放大、響徹雲霄…。(請見食物篇)


Anyway,西美蓬仍然是個很有趣的休憩場所!


◆左方這個大湖就是西美蓬,與右邊這些古廟(紅點)相比,面積很大~


(後記)  從周達觀的《真臘風土記》中,我們可以讀出當地人栩栩如生的生活畫像。

澡浴

地苦炎熱,每日非數次澡洗則不可過,入夜亦不免一二次。初無浴室盂桶之類,但每家須有一池;否則亦兩三家合一池,不分男女,皆裸形入池;惟父母尊年者在池,則子女卑幼不敢入;或卑幼先在池,則尊長亦迴避之,如行輩,則無拘也,但以左手遮其牝門入水而已。或三四日,或五六日,城中婦女,三三五五咸至城外河中漾洗,至河邊,脫去所纏之布而入水。會聚於河者動以千數,雖府第婦女亦預焉,略不以為恥;自踵至頂,皆得而見之。城外大河,無日無之;唐人暇日,頗以此為遊觀之樂。聞亦有就水中偷期者。水常溫如湯,惟五更則微涼,至日出則復溫矣。



真臘,就是柬普寨。元貞二年二月,使節團自明州出發,二十六天後抵達占城,但因逆風及航行內河水道已值淺水期,故延至七月才到真臘首都安哥。使節團於當地逗留年餘,於大德元年起程返國,八月十二日抵寧波。周達觀回國後不久,便根據旅程中的所見所聞,寫成了《真臘風土記》,此乃一出色之遊記,全書共八千五百字,分為四十一節,如總敘、宮室、服飾等。而人物、服飾等對研究地理有幫助。此書乃第一本介紹安哥書,詳細的介紹了柬國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狀況。

周達觀乃第一位介紹柬國的外國作者,自南北朝至元,中國對柬埔的記載都十分寥碎,但此書詳細介紹了真臘的山川形勢、人民生活等,對認識柬埔寨的古代歷史,實有參考價值。此外,柬埔寨氣候暖濕,文物容易腐壞,又戰亂頻仍,領土變遷不定,文字記載極少,正好可彌補該國歷史的殘缺。故方豪《中西交通史》稱「達觀所記,雖有輕率之處,或過甚言辭,照不失為精密之觀察家。」

周達觀之出使,對認識元時移居真臘華橋的情況,提供了詳實而深刻的資料。該書對當地華化之語言、貨物、風俗、記載甚詳,故此書對於兩地經濟之交流,實有相當之貢獻。對於我們研究中國和真臘的文化交流情況,更深有參考價值。

在交通方面,周書《總敘》中記載了從寧波到占城的路線,所經港口、里程等都記載得頗為詳細。這些描述,增加了國人對東南亞地理環境的認識,對兩地的交通往來,有促進作用。此外,他對中南半島的氣候、種植季節、日出日落均有記載,對該區的地理研究作出了貢獻。

《真臘風土記》最重要的部分,是對真臘古都吳哥的記載。周達觀出訪時,正是柬埔寨地方文明最燦爛的時期。這時期的文化,後人稱為「吳哥文化」。後來吳哥被暹邏侵擾而要放棄,不久便淪為廢墟,被森林所淹沒。十九世紀初,《真臘風土記》被譯成法文,當時沒有人相信這個古都依然存在。後來統治柬埔寨的法國人,按照此書所述的方位勘探,終發現了這個古都的遺址。它對世界文化史研究有很大的幫助。

周氏使節團這次出行,一方面能耒取威脅外交的方式,使鄰近小國自動內附,另一方面亦可深入認識當地的文化、地理、政治狀況,以作日後再度用武的參考,尤其是《城郭》一節,對各城市建設所載什詳,當中實有其政治意義。只是後來元廷沒有再度南侵,加上真臘已經衰落,此書的政治價值才漸被埋沒成為單純的遊記。

總括而言, 元代重要的對外交通人物中,周達觀可說是首屈一指,主要原因在於他所著的《真臘風土記》,記載了當時中南半島的風土、民俗及歷史,而他的出航,亦進一步強化了中國與中南半島的交通關係。

《真臘風土記1》
 http://blog.yam.com/sabrinashu/archives/1371192.html


《真臘風土記2》
http://blog.yam.com/sabrinashu/archives/1371233.html


why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