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008年7月 高雄.寶來)

一場雨,
我說啊,是該停了吧。

一場電影,
我說啊,是該散場起身了吧。

橫著白色文字,
定格在最後一眼回眸,
「我的師父常說,
把手握緊,裡面什麼也沒有;
把手放開,你得到的是一切。
   」(《臥虎藏龍》)

你.笑了嗎?
我也笑.了,
這樣,
就好了。

- 完 -     

why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